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區塊鏈產業園背后的秘密:發改委意見稿封殺了礦場“合規”之路?

2019-4-11 20:26 來源: 巴比特 區塊資訊

這兩日,有一個事件對礦圈很重要,但被大家忽視了。

那就是4月8日,發改委就《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出現在淘汰類產業之中。

隨后,嘉楠耘智和比特大陸公關部負責人均對媒體表示,該征求意見稿對公司經營無實質性影響。

采訪兩大礦業巨頭的是一家傳統媒體。筆者認為,他們問錯人了。因為征求意見稿產生直接作用力的,并非礦圈上游的芯片制造商,而是礦場主,尤其是那些有著政府資源的“機構”礦場主。

1.從未被允許過的“挖礦”,這次有何不同? 

我們來簡單回顧下征求意見稿。

指導目錄將產業分為鼓勵類、限制類、淘汰類三個類別。淘汰類主要是指不符合有關法律法規規定,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嚴重浪費資源、污染環境,需要淘汰的落后工藝、技術、裝備及產品。

淘汰類第一部分落后生產工藝裝備第十八其他組第6條寫明:虛擬貨幣“挖礦活動”(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生產過程)。

對于淘汰類的條目,未標淘汰期限或淘汰計劃的條目為國家產業政策已明令淘汰或立即生效。

很多人看到這里會說,“挖礦”從來就沒有被允許過,何況早在2018年初,中國政府就開始采取行動取締國內比特幣挖礦產業,原因是擔憂過高的電力消耗和金融風險。相較于一年前的直接制裁,如今的產業淘汰不是小巫見大巫嗎?

錯!兩個政策針對的并非同一撥人。

2.礦場鄙視鏈,曾經合規的“機構”礦場

大家都知道,對于礦場來講,電費成本就是生命線,能搞到更低電費價格,礦場才有盈利空間。

要怎么做呢?僅僅是將礦機遷至新疆、四川、內蒙古等偏遠地區嗎?

并沒有那么簡單,我們首先要知道,電力資源是由國家電網掌控的,各個省份每個月有多少的配電額度,電費區間都有統一掌控,并且可以通過數據平臺實時監控。

其次,礦場主也是有分類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礦圈朋友告訴巴比特,一種是“野生”礦場主,他們往往和某地的發電廠達成私下協議,也就是所謂的“偷電”。那波請退潮中,這種類型的礦場大多數都被關停了。

去年,因為媒體披露了新疆石河子礦場的現場視頻,石河子第二天就關停了全部機器,影響超過二十萬臺。

而實際上,另一種更高階的“機構”礦場主正偷著樂,低價收購“野生”礦場的礦機。相對于前者,“機構”礦場體量更大,保守估計也有至少一百萬臺的機器,而之所以有這樣的底氣,是因為他們有能力從政府手中以合法途徑獲得低廉電費成本。”

而這一征求意見稿,針對的就是鄙視鏈上游的“機構”礦場主。

3.產業園區的秘密,披著“大數據”外衣挖礦

據統計,全國各地至今有20家區塊鏈產業園,從地理位置來看,相對集中于華東、華中、華南地區,但在新疆、遼寧等互聯網相對并不發達的地區,也有布局。

必須要肯定的是,這些產業園從政策、資金、場地等方面對區塊鏈優質企業給予了很大的扶持幫助,對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具有非常良好的意義。

但也有礦圈人士爆料稱,某些基地雖然沒表明要引入區塊鏈應用企業,但實際上具備吸引大型礦場的全部條件。比如,園區會建立數據中心站、變電站、廠房、辦公樓及宿舍,降低比特幣挖礦的固定資產初始投資成本。

該礦圈人士稱,一方面,礦場可以給政府帶來巨大的電費收入,像這樣的“機構”礦場,可以創造9K-4W度/每小時的用電量,如果按照他所知道的最低電費2毛來計算的話,每個月就能帶來500多萬的電費收益。

另一方面,能夠拿到電力資源的人畢竟是少數的,這些人既可以自己購買礦機建設礦場,也可以以更高的電費價格轉手出去,空手套白狼。

那么,是不是說地方政府明知道是“挖礦”,還有意引入呢?并非如此,實際上,這類“機構”礦場,大部分都披著合法外衣。

“很多云計算中心就是礦場”礦圈人士告訴巴比特。

西北地區一般都是用云計算、大數據立項,然后通過高科技產業園區的招商引資政策入駐園區,因為數據公司本身也需要服務器一直做運算,和礦機計算哈希值是類似的,那么就可以和園區負責人談電費補助。

4.已有礦場計劃出海,但對幣價影響不大 

說回到影響,筆者私下詢問了多位礦圈人士,由于話題較為敏感,他們都不便透露姓名。其中比較消極的觀點是,如果嚴格執行肯定有影響,他們已經準備視情況出海了。

但也有人相對樂觀,他認為只要善于包裝,根本無法甄別。比如一家公司說自己做的是在線教育,然后要建一個云計算中心用來數據在線、數據存儲、數據模擬的工作,他只需要真的通過一個殼將在線教育公司的數據備份過來應對檢查。何況,懂技術的人是少數的,誰能說得清楚這個機器究竟在計算什么呢?

為了綜合各方的聲音,巴比特還采訪了2位經濟學者。

財經評論員肖磊則對巴比特表示:

(1)征求意見稿實際上還是從環境污染的方面去考慮的,而不是對虛擬貨幣本身有了什么新政策。意見稿對大礦場有影響,小礦場影響不大,因為監管成本太高。

(2)從市場角度來說,中國是適合發展礦場的,競爭優勢很明顯。一方面,我們有充沛的電力資源,水電不用也是浪費的。另一方面,我們有很好的基礎設施,比如公路、廠房。而且全球大部分礦機都是中國生產的,我們也有很高的制造能力。

北大經濟學博士昌用老師對巴比特表示:

(1)地方政府繼續默許礦場的空間更小了,國內大礦場難以繞過政策監管,有關停風險,至少新的礦場不敢繼續部署。大礦場的退出會造成難度下降,利潤空間擴大,暫時管不到的小礦場收益會提高。

(2)挖礦利潤的提高會增強國外對礦機的需求,使礦機廠商的國內需求下降損失有所彌補。但國內廠商考慮長期政策風險,應該會考慮將產能部分轉移到的境外。

(3)挖礦政策的變化對數字貨幣的價格影響不大,無論算力大小,供給都是固定的,價格主要受到需求和大周期的影響。目前,熊市已經結束,市場相對穩定,政策的負面影響不大。

(4)政府的淘汰和鼓勵是有用的,但一般情況下是副作用。淘汰政策難以做到市場競爭的淘汰效果,往往是一刀切,把行業內的優質企業也切掉了。鼓勵或扶持的危害也很大,會使企業系統地偏離市場的價格和利潤指標,轉向迎合政策導向和補貼,甚至出現一些靠補貼活著的大企業,擠垮拿不到補貼但更有市場競爭力的小企業。

來源:巴比特

  來源:XXX(非科技快報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請尊重版權保留出處,一切法律責任自負。

  文章內容僅供閱讀,不構成投資建議,請謹慎對待。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詳情訪問科技快報網:http://www.bzevzy.live

編輯:科技快報網
微信公眾號
意見反饋 科技快報網微信公眾號
性感沙滩返水